第752章 这就是抬棺的影子(1 / 2)

君子与鬼 连山易子 10322 字 4天前

海崖上仙光万丈,瑞气万千。

瞬间就吸引无数的目光,即使远在千里之外,都能够看到种种惊人奇观,让小半个山海界都震动起来。

“血海发生何事了?”

“为何会仙鹤飞舞,鸣于九天?”

数千上万里外的道家弟子,看到天边尽头的异象,皆是惊愕不已。

“这应该是瑞兆。”

“难道是有人成仙了?”

不少道家弟子期待道,忍不住往天边掠去。

“难道是封圣成仙归来了?”此刻有道家弟子愣了一下,就猛然想起封圣横渡血海,登上三仙山的事情。

这,还真有可能……

“传言封圣可横渡血海,早已经登上了仙山。”

还有道家弟子道。

“不错,封圣已经登上了仙山,说不定还真是封圣成仙归来了。”一名背剑青年眼里迸发着精光,显得期待不已,“如此惊人瑞兆奇观,必定是封圣成仙归来了。”

“封圣成仙了?”

“哈哈,我仙道亦有人成仙了。”

此刻不少道家弟子激动万分,认为封圣已经成仙归来,要不然天边岂会有如此惊人瑞兆奇观?

“吾等去恭迎仙君归来。”

“不错,恭迎仙群归来!”

无数年轻弟子激动道,三五成群往血海飞掠而去。

而在海崖上,不少道家弟子犹如着了魔症般,呆呆看着海崖上刻写着的道法、道术……

即使是真君、真人,亦不例外。

“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……”

有真君激动喃着,身上迸发出阵阵的光芒,犹如悟道了般。

而写完了道法、道术的封青岩,身影瞬间就消失不见,出现在海崖的远处。此刻,他伫立在海崖上,眺望着血海尽头若隐若现的三仙山……

“在此,可隐约看到三座仙山,为何横渡了血海,却只剩下大蓬山?”

封青岩有些疑惑。

横渡了血海后,他并没有发现大罗山和大昆山,似乎它们并不在轮回之梦里。

呼呼——

海风吹拂,掀起白衣。

他的目光回到血海上,思索着白衣小和尚和血海的关系。

白衣小和尚是在镇压血海?

不过,他明白了一件事,便是轮回演化盆上的禁忌,有可能是由九州之人镇压……

其目的必定与轮回有关。

那么脚下的影子,有可能是大蓬山教主镇压血后后,所发生的不祥之物……

“不祥之物……”

封青岩盘坐下来,盯着脚下的影子。

片刻后,他伸手摸了摸影子,但是影子岂会有实体?不过,在轮回之梦的世界里,他却摸到了……

的确是不祥。

十分恐怖的不祥。

只要被影子盯上的人,天下无人可救治,除非是由上天亲自出手。

此刻影子在挣扎,似乎想要逃去。

但是,它盯上了封青岩,也成了封青岩的影子,成为了封青岩的影子,又岂是容易脱离?

封青岩的影子,不是它想成为,便可以成为。

更不是它想走便能走。

这时封青岩不想它走,影子自然无法逃脱,况且四周空无一人。即使影子想附影,也没有影子可附……

“你乃不祥,你竟然怕我?”

封青岩微笑道。

影子在微微颤抖,与封青岩的动作不再一致,似乎害怕到极点。

“不过,因为你的存在,让我基本证实了,我才是世间最大的不祥。”封青岩闭上眼睛道,“放心吧,我不会抹杀你,但你需要臣服于我,为我做事,明白吗?”

脚下的影子在颤栗,还在寻找着机会逃跑。

可惜封青岩不想它走。

它就走不了。

“你既然是不祥,你能够吞噬我身上的不祥吗?”封青岩睁开眼睛问,“嗯,看来是不能了,若是能,你就不会如此惶恐,不会想着离开。放心吧,我不会让你离开的……”

“若是不臣服于我,我会让你永远生活在恐惧之中。”

“神厌说,即使是沉沦黑狱,亦无法沉沦十六禁忌,十六禁忌乃是不死不灭。所以,我也很想知道,沉沦黑狱到底能不能让你沉沦了?”

此刻影子骇然不已,在剧烈颤抖。

“臣服吧,为我做事……”

封青岩道。

最终影子跪拜下来,似乎是表示臣服。

“去,把松海真君身上的不祥收回来,把你散于山海界的不祥都收回来,明白吗?”

封青岩沉吟一下道。

影子再次跪拜下来,似乎表示知道了。

“那去吧。”

封青岩道,念头便放开了影子。

此刻影子站起来,小心翼翼后退,发现自己真能脱离封青岩,不由愣了愣。

他放我走了?

影子似乎在如此想着,难道他就不怕我逃了?

“你想逃?便逃吧。反正逃不出我的脚掌心。”封青岩微笑道,“不管你逃到何处,我都能将你抓回来,让你亦体验一下,什么叫绝望……”

影子闻言真有些绝望。

但是,它似乎不太相信,封青岩能够抓住它。

所以在想着,要不要逃呢?

虽然眼前之人,乃是最可怕的不祥,但我亦是令天下色变的不祥。或者说,我的不祥之名更大……

因为它根本就没有听说过封青岩。

诸天亦不知封青岩的存在。

“嗯,我先让你逃一个时辰,再去捉你。”封青岩却道,“但是,你要记住,不可传染不祥,要不然你会死得好惨的。只要你传染不祥,我将会立即出手,绝不留情……”

“虽然,我需要你臣服,需要你为我办事。”

“但你并不是必需。”

“你可有可无。”

此刻影子心动不已,思索着要不要试试。

“一个时辰还不够吗?其实,一个时辰与一天,都是一样的。”封青岩道,“若是再不逃,我便要改变注意了。或者干脆些,去办我刚刚吩咐的事情……”

影子最终还是选择了试试。

于是影子绝望了。

因为不管它逃到哪里,眼前的白衣人都能够瞬间出现,瞬间找到它。

它在山海界里,根本远处可藏。

无处可躲。

此刻它似乎终于明白了,为何白衣人是最大的不祥,而它却不是……

影子不知道自己尝试了多次。

但在三天后,它表示不再试试了,只好跑去将松海真君身上的不祥收回来。

这让封青岩有些意外,还真能收回来?

此刻,松海真君身上的细长红毛,立即消失不见,心里没有再发毛。虽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但是却觉得乃是封圣所为,封圣除去了他身上的不祥……

“不愧是人间第一君子。”

松海真君感叹不已,便对着前方恭敬一礼。